以自己名字命名品牌的創辦人Richard Mille曾經說過:「我的目標是要製作出手錶業界的『一級方程式』。」直至二零零五年年底,已面世的九款Richard Mille腕錶,從設計理念、製表物料到表內每部分的外型及性能,均與一級方程式賽車的精密設計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腕錶的避震器的靈感以及功能選擇鍵的靈感都是源於汽車. 腕錶的功能選擇鍵是Richard Mille獨創的技術,它好似汽車的排檔,擁有上弦,調時和空檔三個檔位,這樣減少了因上弦或者調時對機芯運行精準的影響.fwsew17.jpg

眾所周知,理查德米勒被稱為“億萬富翁的入場券”,這個年輕的90後,憑藉著創新以及前衛設計,在表界頗負盛名。很多人認識理查德米勒,都知道它死貴死貴,就連入門錶款價格也基本在50萬元以上,所以能夠入手理查德的人都不簡單,非官即富,但就是這樣一個死貴的品牌,也阻擋不了消費者買單的腳步。這個年輕的品牌為什麼僅僅用十年的時間就可以在幾百年曆史的製表業做到獨樹一幟,擁有無人撼動的地位fwsew16.jpg

高昂的售價離不開其獨特設計和機芯工藝。

   自品牌創立之初,理查德米勒至今引入諸多鐘錶製造產業未曾聽聞的新合金與材質,品牌致力於突破傳統的製表技術,並將許多最前沿新奇的材料運用於製成錶殼、機芯機版、螺絲等零件,甚至從F1 賽車研發發展或航空領域中探詢可適用於製表的革新性材質。如此前沿的作法衝擊了整體產業傳統思維,並引領製表業在材質上的探索與創新。

– 5 級鈦金屬 –

fwsew15.jpg
RM 002 陀飛輪腕錶配備灰色鈦合
金錶殼

  鈦金屬具有低密度、質輕、高耐腐蝕、耐熱性高且無磁性等金屬特性,被廣為應用於民生石化、賽車、航空航天、軍事、醫療等產業,5 級鈦金屬非純鈦而屬鈦合金的一種,除了以上金屬特性之外,鈦金屬的運用較大的困難之處在於加工,無論是切割或後續打磨都比一般金屬更不易且成本高出許多。從推出第一隻 RM 001 陀飛輪腕錶開始,RICHARD MILLE 的錶款中可見鈦金屬的頻繁運用,包括許多枚機芯底板、夾板、擺輪夾板,以及大部分錶殼上的螺絲等。 RICHARD MILLE 甚至早在 2002 年的 RM 002 腕錶中已打造出了當時世界上首枚的全鈦機芯,挑戰將鈦金屬微型化的技術難度。

– ALUSIC –

fwsew14.jpg
RM 009 FELIPE MASSA 陀飛輪腕錶

ALUSIC 是一種用於人造衛星的鋁AS7G 矽碳合金材質,其質地與外觀看起來比起金屬更像石材,擁有高強度與高耐磨性且異常的輕盈,堪稱當時科技技術含量最高且要價極端高昂的尖端材質。 RICHARD MILLE 在 2005 年所推出的 RM 009 FELIPE MASSA 陀飛輪首度引入鋁 AS7G 矽碳合金這一材質用於製成錶殼,整隻腕錶相當輕量,且經耐強大衝擊力與壓力。

– PHYNOX 鈷鉻鎳合金 –

fwsew13.jpg
RM 012 陀飛輪腕錶的機芯架構高度複雜且極為堅實,宛如建築體

PHYNOX 鈷鉻鎳合金是一種融合高強度、延展性和良好機械特性的合金,且可再進行硬化處理,在多種環境下也有優異的耐腐蝕性且無磁性,多用於醫療外科植入物、牙醫和整形手術等。 PHYNOX 鈷鉻鎳合金被運用在2006 年所推出的RM 012 陀飛輪機芯的管狀結構中,實現RM 012 以管狀結構取代機板的概念,創造出高度複雜且極為堅實、宛如建築體的RM 012機芯架構。更值得一提的是,RM 012 腕錶一問世,便為 RICHARD MILLE 摘得了有“鐘錶界奧斯卡”之稱的 GPHG 金手指獎。

– ARCAP –

fwsew12.jpg
RM 014 PERINI NAVI 陀飛輪腕錶

   RICHARD MILLE 將一種名為 ARCAP 的銅鎳鋅合金應用在 RM 014、RM 015 錶款的中央表橋之中。 ARCAP 合金因為不含鐵因此無磁性,並且具有高延展性和高抗腐蝕和不易受溫差影響的物理特性。這種含有鎳、紅銅、鈷、錫、鉛和鋅等各種金屬的特殊合金,被廣泛使用在跑車、醫療、高科技電子通信產業以及航空器製造。

– LITAL 合金 –

fwsew11.jpg
027 RAFAEL NADAL 陀飛輪腕錶

 LITAL 合金是將提高強度但不會增加不必要重量的鋁、銅、鎂和鋯等材質加入鋰的合金材料,這種合金質料既輕且韌性也高,過去多用於客機、火箭、衛星與F1賽車等技術前沿領域。 RICHARD MILLE 在2010 年與拉斐爾·納達爾合作推出的RM 027 腕錶中,採用了由LITAL? 合金與鈦製成了機芯底板,使整枚機芯結構僅重3.8克,整隻表款僅有不到20 克,並且還能承受納達爾在球場上長時間且大力揮拍的運動量。

– AZ91 鎂鋁合金 –

fwsew10.jpg
RM 038 BUBBA WATSON 陀飛輪腕錶

AZ91 鎂鋁合金,是工業用材料中最輕的金屬之一,經過耗時的加工後還需經過 Titalyt II? 電離子氧化處理,具有耐磨損的高硬度,以及耐腐蝕的物理特性。 AZ91 鎂鋁合金擁有的機械性能比傳統的鎂合金更具各向同性,通常應用於航空航天、汽車和醫療產業。在 RM 038 BUBBA WATSON 陀飛輪腕錶中,RICHARD MILLE 便採用了質地異常堅固且輕盈的的 AZ91 鎂鋁合金製成錶殼。

正交晶鈦鋁合金

fwsew09.jpg
RM 022 雙時區陀飛輪腕錶

  正交晶鈦鋁混合材料是由鈦鋁材料研製而成的新型合金,具備 Ti2AlNb 特殊晶體分子結構。在美國 NASA 研究中發現透過蜂窩幾何結構,可達到超強的抗高溫和抗扭轉能力,因此成為跨音速飛機機翼的核心材料。正交晶鈦鋁合金擁有無與倫比的硬度、較低的高溫膨脹係數和非凡的抗扭轉能力,被 RICHARD MILLE 運用於 RM 021 與 RM 022 雙時區陀飛輪腕錶中。

– 鈦鋁合金 –

fwsew08.jpg
RM 50-02 ACJ 雙秒追針陀飛輪計時碼表

  鈦鋁合金(TiAl)擁有介於金屬與陶瓷之間的物理特性,質地極為堅固卻又比傳統的鈦合金輕盈,被運用在空中客車(Airbus)的噴氣渦輪葉片,因其可以承受高溫與高空的巨大壓力。鈦鋁合金主要組成元素為​​鈦與鋁,兩者的熔點差異極大,為了熔鑄出質地均等的鈦鋁合金鑄塊以切削成錶殼,必須將鈦鋁合金置於等離子熔爐中持續加熱才能熔鑄而出,這也是鈦鋁合金加工工序中最困難的環節。目前運用鈦鋁合金材質製成錶殼的代表性錶款就是與空中客車公務機(Airbus Corporate Jets 或簡稱 ACJ)合作的 RM 50-02 ACJ 雙秒追針陀飛輪計時碼表。

fwsew07.jpg
在材質世界裡,RICHARD MILLE 敢於不計成本嘗試傳統鐘錶領域陌生的新合金製表,這些材質多具有高強度、高硬度的物理特性,比起傳統金屬需要更專門的器備與技術,才能精準切銷、打磨、製造出符合設計標準的零部件,正因為過去從未有人用這些材質製成機芯零件或錶殼,RICHARD MILLE 在實現這一理想目標的過程中,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精神去熟悉材質特性,在遇到製造過程面臨困境時摸索出解決之道,所謂高端製表從RICHARD MILLE 開始顛覆並且重新定義。

品牌創始人不懂製表

理查德米勒創立於1999年,品牌的名字來自創始人Richard Mille先生。

fwsew06.jpg
前衛的造型設計,充滿了濃濃的機械感,如此年輕的品牌做到別人做不到的高度。很多人都誤以為Richard Mille本人和FP.Journe、Voutilanien一樣,都是製表師出身,再怎麼著也應該對鍾表略懂一二,不然怎麼能把手錶玩得這麼得心應手?

fwsew05.jpg
但實際上,Richard Mille本人其實並不懂製表、修表,但他非常擅長創新和營銷,是個不折不扣的商人。他和鍾表最大的淵源就是他曾在精工和法國一家珠寶鐘錶店任職,從事過奢侈品營銷、管理工作。隨後在他50歲的時候才開創了自己的鐘錶品牌。

為了與眾不同,理查德米勒花掉大量的錢財進行高科技材料的應用。所搭載的機芯都是來自Vaucher和AP​​RP兩大靠山的高規格定制,這類公司的機芯報價很貴,但也不至於天價。

   同樣採用的是Vaucher珍珠陀機芯,名士玫瑰金款+萬年曆功能售價16萬;愛馬仕基礎小三針玫瑰金款的價格是8萬;而RM 033白金款定價卻高達64萬。

那麼這其中的溢價而來呢?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拿去做廣告了。

fwsew04.jpg
fwsew03.jpg
fwsew02.jpg
作為一個沒有任何歷史底蘊的品牌,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須獲得足夠高的曝光。於是品牌瘋狂找代言合作,各種賽車比賽、體育明星統統都不放過。

   當然除此之外,稀缺也是理查德米勒的一大製勝法寶。平時在電視節目或娛樂新聞中,經常看到明星藝人佩戴RM出鏡,但RM的年產量很低,就2017年,它的總產量為3865枚。

理查德米勒的產品命名規則

理查德米勒各個錶款的命名十分有趣,品牌名字採用“RM+數字”的組合,由1開始,並以此類推。

RM001

    如果有些錶款的機芯、錶殼沒大的改動,只是從外觀和材質上做了修改,這種情況便不會使用新的型號命名,只是在基礎款上加後續代碼,用以區分。比如RM 50-03與RM 50-03 McLaren F1。另外需要注意的是,理查德米勒錶款排序並非正式推出的產品順序。

理查德米勒那麼貴,耐不耐造呢

fwsew01.jpg
理查德米勒雖說作為運動型的腕錶,由於新材料的引入,其材質性能不穩定,並非很硬。拉菲爾·納達爾作為理查德米勒合作夥伴,參加網球比賽必戴的就是品牌合作錶款,在賽場上健步如飛、肆意揮灑,絲毫不怕他的手錶出事。但是因為贊助的多是體育明星,廣告的錯誤的引導讓人們誤以為理查德米勒比較耐操。要知道沒有任何一隻手錶,可以長期佩戴在手上從事劇烈活動,理查德米勒自然也不例外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納達爾是個左撇子,打球慣用左手發力,所以他的手錶並沒有戴在上面,而是選擇了手錶右戴,即使是這樣,運動中產生的震盪也是不容小覷。網傳納達爾每年都造壞好幾隻理查德…

0 replies

Leave a Reply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發佈回覆

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